首页 / 详情
详情

吴昌硕先生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纪念会开幕词

 

各位首长、各位同志、各位来宾:

我代表中国书法家协会、浙江省博物馆、西泠印社、西泠书画院四个主办单位讲几句话。

吴昌硕先生生于清道光二十四年甲辰岁八月初一日,即公元一八四四年九月十二日。今天是他诞辰一百四十周年。鉴于他在我国文学艺术界的重大贡献,他又是浙江人,西泠印社首任社长,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里开会纪念他。

吴昌硕先生被称为中国近代艺术大师,决不是偶然的。四年前,我们欢迎日本朋友以小林与三次先生为首的赠呈吴昌硕先生胸像友好访问团时,我在揭幕仪式上曾经说:吴先生是我国历史上兼擅诗、书、画、印四门学问,不但兼擅,而且四门学问都列为第一流的全能艺术家。这样的全能艺术家,宋以来只有诗学、书学、画学,还没有印学,不必说。元初以来直到今天七百年中间,屈指计算四门学问都可列上第一流的,只有赵孟頫、王冕、赵之谦和吴昌硕四家。明代二百七十多年间,这样的人一个也没有。文徵明诗、书、画是第一流,印就不是专门。他的儿子文彭是印学专门,绘画却不在行。清代二百六十多年中间,可以备选的,如程邃、黄易、奚岡、赵之琛……虽然也兼擅四门学问,但不是每门都能列上第一流。这样漫长的七百年中间,四门学问都能列上第一流的,只有寥寥几个人,真可说少而尤少,难能可贵。

吴昌硕先生时代最晚,年寿最高(赵孟頫只活到六十九岁、王冕约七十三岁、赵之谦五十六岁),加上他的主要活动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五洲交通之后,所以声气最广,名望最大。日本、朝鲜人士崇拜吴先生的很多,西泠印社前一辈就有两位日本社员,都是为了仰慕吴先生而远涉重洋把臂入林的。西泠印社前一辈的社员,虽也人才济济,对印学创作和研究卓著成绩。假使不是吴先生担任社长,这个社未必国际学术界有如今天的崇高地位。关于东方国家崇拜吴先生的种种事实,大家都知道。在座王个簃、郭仲选、方去疾、吕国璋等同志先后访问过日本,瞭解更多。至于欧美各国的情况,过去我们从《世界之美术馆》那部巨著中见到吴先生作品被各国珍藏的不在少数。最近黄涌泉同志访美回来,看到波士顿博物馆早在民国元年即公元一九一二年就请吴先生题写“与古为徒”四字篆书匾额,一直高悬至今。库藏的还有光绪二十九年即公元一九零三年吴先生写的“美意延年”四字隶书横幅。前年我国根据对外文化协定,组织一个“中国近代五位著名画家作品展览”,先后在巴黎和伦敦展出。今年运到美国华盛顿等各城市巡回展出,同时应加拿大的要求,明年还将到彼国展出。这个展览吴先生便是五家之中主要领先的一家,由浙江省博物馆提供展品。在此,我回想起一九二七年吴先生逝世的时候,于右任先生一副挽联曾有“绝艺飞行全世界”的话(挽联全文记不起),这是纪实之谈。历史上文学艺术家享有如此大名,不必说王冕、赵之谦未能梦想得到,赵孟頫在当时社会地位最高,也远远不能相比。今天的纪念会有西泠印社名誉社员日本书艺院理事长每舒适先生为首的纪念吴昌硕诞辰一百四十周年活动友好访华团一行十二位朋友专程来参加,我们特别表示欢迎。

由于我们国家的国际地位日益提高,今后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发展,东西方人士对中国传统文艺的欣赏与理解一定更多,对吴先生作品的珍视和借鉴也一定更广泛、更深入。我们,作为本国后一代、后两代三代的文艺工作者,有责任把吴先生在文学艺术上的光辉成就好好学习它、专研它、从而继承它、发扬它,为社会主义祖国建设精神文明方面作出应有的贡献。

以上不成熟的意见,敬请各位批评指正。

                                         一九八四年

主办方: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宁波市鄞州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承办方: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宁波市鄞州区沙孟海书学院
版权所有 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保留所有权利 技术支持:尖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