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详情
详情

在潘天寿艺术座谈会上的发言

 

经常听到人们说“书画同源”,看到潘老作品,更使人联想到书画关系的密切。我不懂画,我只见到潘老画笔屈铁书沙,力透纸背,他有印章说“一味霸悍”,这股劲头,确实独步一时。书法,他喜欢写方体的篆书,是山篆变隶的一种过渡体,我想他在取法大三公山碑,但不曾问过他。行草书,他自己说得力于黄石斋较多,我看他运笔结字,比石斋有所发展。特别是行款,使人联想到陆放翁“整整复斜斜,好似风际鸦”的诗句,这一格局,非但黄石斋不曾有过,陆放翁虽曾有此理想,他也未曾通过实践把它表现出来。艺术史上艳称王摩诘“诗中有书,画中有诗”,这句话移用到潘老作品上固然很适宜,我认为还可以增加一句:“书中有画,画中有书”。这是我看过潘老绘书展览后的一点微末的体会。未知在座各位同志以为如何?

自古名画家获享高年。潘老原名天授,中年改名天寿,作品上常自署阿寿、寿者,他身体也好,气度宽博,不应该七十四岁便与世长辞。倘然不是“四人帮”对他有过迫害,很可能再活十年、二十年,给他更高的年龄,晚年作品必然更加苍劲,更加老练,对新中国艺术界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今天座谈他的作品,不胜悼念之情!

                                       一九七八年

主办方: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宁波市鄞州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承办方: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宁波市鄞州区沙孟海书学院
版权所有 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保留所有权利 技术支持:尖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