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详情
详情

一九二五年在上海

 一九二五年

 
 

● “以近刻印存就正缶翁先生,翁为题卷耑云:                                        

                                浙人不学赵撝叔,偏师独出殊英雄。

文何陋习一荡涤,不似之似传譲翁。
我思投笔一鏖战,笳鼓不競还藏锋。

● 一日“晚吴缶翁来社,呈视近刻。翁谓:李景韩所藏书画、洪儒训印、凿山骨、葛旸唯印、沙文若、养欢喜神诸印最佳。依然旧风味,须菩提二印未尽善也。”

● “侍师及彊翁巨来同谒缶庐先生,以近刻印存一册就正。缶翁翻阅数过,为言得失渐肯实谈,不若前时一味以世法对人也。册中诸印翁所赞许者为:远翁审定、宛頎、麗娃乡循吏祠奉祀生、沙文若唯、兰沙馆五印,谓芳伊手拓四字嫩。翁又谓此印谱何不印行,余以未善对,翁曰吾为汝审定之,余闻言大喜过望。迟日当携旧作七册就翁选别也。”

 
 
 

● “吴先生语余刻玛瑙印宜用劣刀,以火烧之令红,骤然刻入自能使石质炀化,大致既具乃用好刀修削,此秘术也。”“先生又谓清之中叶浙派盛行,海内学者靡然向风,然墨守成法久亦无味,惟叔盖鼻山力自别异,一变至鲁,撝翁亦知此意而遁避已甚,转少逸致。”

● “缶庐先生来携还印存七册,已为余选定加圈于其旁,计前四册圈者十之四,后三册圈者十之六。细阅一过,其取舍之恉亦略可言。大抵质朴者奇巧者为上品,其次并取纤细工能一派以为别具格式。先生之所不取者约有两种,一为白文之师撝叔者,一为朱文之厚边细画者。后一种余印存中最多,若癸亥旧作绰如二字小印及今春所刻水精印为余所最惬意者,先生皆未许也。”


主办方: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宁波市鄞州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承办方: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宁波市鄞州区沙孟海书学院
版权所有 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保留所有权利 技术支持:尖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