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详情
详情

一九二六年在上海

 
 

“缶丈言山阴任伯年先生少时失学,来客上海,寄食装潢肆中为主人写画,后以事引去,有某姓者客之,使作扇头画,伪托任渭长之名售之市上,其值至微,人競购之。久之始稍稍用己名。是时名曰小楼,对人言每称渭长之侄,其实渭长萧山人,固漠不相干也。又久之,其名渐著。一日渭长阜长兄弟来上海,人有询及小楼者,二任不知也。其人导之过伯年,二任观其所作画,笔气乃大好,不与通姓名,即嘱其写一帧约明日来取。至期,二任躬往取之,佯称未携润笔,盖随至旅店取之乎,伯年从之。既至,乃问渭长是君叔父否,曰是。又问君知我何人,曰不知也,渭长大笑语以实,伯年因大惭谢过。渭长曰无伤也,观君画笔自越常伦,即令从阜长学画,由是大进,至今称三任焉。”

● “缶丈来,师与余前日持笺匄缶丈书画,业已写竟,顷自携来。为师作墨菊数枝,为余临石鼓数行,余得之喜甚。”


主办方: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宁波市鄞州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承办方: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宁波市鄞州区沙孟海书学院
版权所有 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保留所有权利 技术支持:尖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