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详情
详情

对西泠艺丛编辑同人的谈话

 

   西泠印社创办时有“保持金石,研究印学”这样八个字的宗旨。在旧社会,金石文物国家不管,现在不同了,各级都有文管会、博物馆,国家特别重视文物保护,因此今天西泠印社的任务应该是研究印学。印学是一门比较冷僻的学问,社会上搞不热闹,所以用书画来配合,这是对的,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我们是“印社”,书画应该围绕印学来搞。《西泠艺丛》是西泠印社主办的学术刊物,要把印社的宗旨作为刊物的特色,也就是说,题材不妨金石书画全面铺开,但要坚持以研究印学为主,不要喧宾夺主,混同于其他书画刊物。

《西泠艺丛》比过去进步多了,内容也好多了。现在你们人员也增加了,我看可以分分工,要有一个或两个人专门研究印学。我们社员中专门研究印学的人很多,但都分散在全国各地,而且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要碰在一起不容易。但这个工作一定要搞,而且一定要搞好。国内外都知道我们西泠印社,都知道西泠印社是研究印学的,现在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印社很多,但无论国内国外,或者是港澳地区,大家公认我们是老大哥,我们有条件、有实力,应该在这方面带好头。研究的成果通过《西泠艺丛》或出版专书扩大影响,结合各地社员共同努力,带动全国的印学研究,这样人家会尊重我们。我们要把专门研究的风气重新树立起来,引起社会上重视。当然,印学研究方面的著作,因为太专业化,出版出来,销路不会大,但我们还是应该出。过去旧社会,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搞出版工作都知道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出中小学教科书,全国风行,挣了很多钱;一方面出专门著作,一部接一部的出来,不怕亏本,赢得了较高的学术地位。我们以后也应该这样,不要只想到经济效益,而应该考虑一下西泠印社在国内外的学术贡献。

  你们几位搞《西泠艺丛》的编辑工作,很有意义,也大有前途。工作过程也就是学习过程,在具体工作中学习,和进大专院校一样有意义。我可以举个例子:四十年前,浙江省新成立文物管理委员会,来的都是老年人,后来从行政学院及其他单位调来几位青年,当时他们都不曾听到过“文物”这一名词,一点基础都没有。我们几位老头子和他们一起工作,一边干,一边学,也不过十年左右时间,一个个成了专家。今天有几位还在国内外文物界有一定的知名度。你们看,是不是和大专院校学习一样有收获?你们几位都很年轻,只要好好工作,坚持学习,五年十年以后,也个个都是专家了。

  做学问,搞研究,首先要掌握大量资料,因此第一步就要搞资料。你们现在条件很好,西泠印社的资料室就在你们身边,资料年年充实,有利于你们工作。过去在文管会的几位年轻人,我给他们出注意,各人做资料卡片,他们很勤奋,凡是书籍报刊中读到与自己专研的那门有关系的知识,都摘录成卡片,帮助记忆,日积月累,内容就非常丰富,做学问,写文章,就方便多了。许多学术界的老前辈平时做学问都是采用这样的方法。我在旧社会生活不安定,没有搞卡片,但有过旧式摘本几厚册,抗日战争中丢了。后来积累新式笔记本十几本,在家阅读书报,随手摘录,出去参观,看到听到什么,都记在上面,要写文章时,翻开来一查,大有帮助。所以掌握资料的工作非常重要。你们不一定搞个人资料,可以集体搞,分头搞,大策用。一方面收集资料,一方面编《艺丛》,写文章,将来资料多了,也可以写专著,用处极大。

  印学是研究中华民族传统艺术的学问,因此要牢牢树立爱国主义思想。现在艺术界、学术界有些混乱,学习外国文艺理论是好事,但如生搬硬套外国的那一套艺术理论和表现手法,这种倾向发展下去,我看不太好。中国的文学,中国的书法篆刻,中国的绘画,首先应该是中国的,是反映我们民族特色的东西。要大力发扬,不能自暴自弃。昨天我参加了一个“弘扬中华文化座谈会”,有位香港同胞讲到,海外华侨都教育自己的子女要爱中国,有的甚至送子女回到中国来读书做学问,他们很珍重我们的民族传统,很向往我们的传统艺术,他们身居海外,有比较,有刺激,脑子比我们更清醒,而我们有些人反而糊里糊涂地把民族传统丢了。所以应该提倡爱国主义,爱国主义能产生很大的凝聚力。

                      (根据录音整理,经本人阅过)
                             一九九零年六月

主办方: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宁波市鄞州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承办方: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宁波市鄞州区沙孟海书学院
版权所有 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保留所有权利 技术支持:尖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