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详情
详情

南通个簃艺术馆开馆典礼书面发言

       各位首长、各位先生:

今天恭逢南通个簃艺术馆开馆盛典,这是我们中国艺术界一件大喜事。

鄙人作为今天仅存的王个簃先生的老同学,本该应邀渡江前来参加,只因身体条件关系,心向往之,未能亲到,极为抱歉!现在委托一向承个老关爱的(我的女婿)张令杭代表我专程来南通瞻仰宏规,表示虔诚的祝贺。

海内外艺术界人人知道王个簃先生是中国近代最负盛名的艺术大师吴昌硕先生的入室弟子。吴老师门弟子人数众多,但长时期随伺门下,亲受熏陶,学问德性各方都能够继承衣钵的,首推个老。吴老师本人,虽未说明,思想上也最心契个老。有事为证:一九二三年老师八十岁生辰,家人陪同游杭州,也带个老同去。杭州文艺界和亲友们设宴称寿,酒罢,集体设有留念。合影之后,老师从稠人中单独指定与个老两人另摄一影。回上海后,个老检取一张有老师亲笔题字的师生两人照片赠送我,并告知我上述情况。可惜我的这张照片已经乱遗失了。个老晚年所著《随想录》,将这张照片插印进去,但文章中自己谦虚不便细说。今天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便是老师早已心存传授衣钵的启示,我今天有必要提出来告诉大家。

文艺,从古以来就有阳刚阴柔两大系。吴老师的艺术风格,高浑雄强,无疑是近现代阳刚一派的代表作家。这一派,吴老师是先驱者,稍后有齐白石先生,再后有潘天寿先生,他们两位虽然不曾列入弟子籍,但都是拳拳服膺于吴老师。有人推举吴老师一派艺术风格足以象征新社会的伟大气魄,这话或者是有道理的。社会上有人称吴老师的艺术叫做“吴派”。过去我不主张这样称,因为明代画家主要有浙派、吴门派,吴门指苏州。现在我们如称吴派,容易与历史上的吴门派牵混。但近年来海内外称吴派的逐渐多起来,人心所向,既成事实,恐怕是不可改避的。此次我写送个簃艺术馆的贺联,已使用吴派两字了。

个簃先生前半生的笔墨,完全遵循吴老师的法度,具体而微而标高揭己,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倾向。建国后,他感激知遇,热情洋溢,创作益力,深入浅出,务应世需。并且不时写出盈丈巨幅,或字或画,泱泱大风,表达民族的气概。后半生的写作,一样元气淋漓,在运用吴老师骨法章法的基础上,题材扩大了,笔情格外放纵了,面向新社会新事物,有意无意地发展成为他自己的新风格。

个簃先生可说是六十年来从旧中国到新中国艺术发展历程中主要的代表人物之一。南通市各位领导同志协力筹建这个艺术馆,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弘扬吴派艺术,是有深远的意义的。前几天,南通市长张佑才同志亲笔给我信,送我名誉馆长的聘书,由文化局副局长陆荣华同志专程到杭递交,并约我参加开馆典礼,情谊隆重。我固然是个簃先生多年旧交,同隶吴老师门下,但我并未全面学习老师,好似古代墨家之中有所谓“别墨”。对名誉馆长的称号,实在愧不敢当。

这次盛典,各地应邀参加的嘉宾一定很多,日本梅舒适先生也远道飞来。人品的感召,艺术的魔力,永恒强大,个老九泉有知,也可以安慰了!

以上发言,是否有当,敬请各位首长各位先生指教!

最后,敬祝个簃艺术馆开馆大吉,世世代代为继承和发扬祖国的文化艺术发挥积极作用。谢谢大家。

                                   一九八九年十月
 

主办方: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宁波市鄞州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承办方: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宁波市鄞州区沙孟海书学院
版权所有 宁波市鄞州区图书馆保留所有权利 技术支持:尖端科技